走在鄉間的小路上(二) ——我心中的貧困“魅力”

作者:劉世兵來源:縣委農工部 發布時間:2017年10月19日 瀏覽次數: 【收藏】 【打印文章】

在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戰略部署新時期,“貧困”二字賦予了新內涵,提出了新要求新措施,明確了新目標新起點。然而在攻堅戰中,每個不同層面人群對貧困的認識和理解各有不同,差異甚大。在扶貧干部心中,貧困是自力更生者致富的“催化劑”,是平庸者發展的“絆腳石”,是等靠要者的 “救命稻草”。在經歷了貧困對象核實和數據清洗“戰役”后,縱觀貧困對象的致貧原因,逐戶逐人深度分析導致貧困的根源,過目家庭現實狀況,總有種耐人深思和懼感后怕的感覺,催生了一批“等靠要”惰性貧困戶。如果僅存在物質貧困的單一貧困戶,實現脫貧是一件簡單的工作,然而存在“深度”的精神貧困、思想貧困、志智貧困、動力貧困的多重疊加式的貧困戶,其將成為脫貧攻堅的重中之重、堅中之堅、難中之難,才是真正的“硬骨頭”。我作為數千名貧困戶幫扶干部中的一員,心中感油然而生“幫扶難、扶智扶志難、脫貧難”的困惑,一時間有了“怎么幫、幫什么,怎么扶、扶什么,怎么脫”的種種憂慮。

在言論自由和信息共享新時期,同一貧困對象與不同層面的幫扶對象的交流溝通,獲得的信息源也相差甚遠。如“決策者”得到的是“我有發展增收的決心和資源,缺乏資金和技術等等幫扶措施”;“執政者”聽到的是“你看我的發展想法思路行不行,你再給我想想辦法”;“執行者”了解到的是“我啥都做不了,你們要重點對我扶持,解決房子、子女上學和看病等問題,子女都有自己的事,你們的讓我享受低保政策,給我弄點兒救助”;“幫扶干部”充斥入耳的是“什么政策我都沒享受,我什么都做不了,生活都成問題了,就等你來幫扶我,給我弄個政策爭取點兒錢用,房子住不成了,還有好多貸款,你們得給我想辦法解決一下”;更有甚者,自己纏鬧和請“說客”,把自己“炫擺”成“食不果腹、衣不遮體”何等的窮困潦倒給你看,閑著安全住房或把安全住房留給子女住,自己住山上土木危房,天天叫著嚷著困難危險,坐等干部上門“扶貧”。

在正值攻堅拔寨、決戰脫貧的關鍵時期,貧困的“魅力”在我們心中日漸升華,伏案撰寫“我貧困,我光榮”劇本的“志士”風生水起,自己和“說客”導演和扮演著千奇百怪的角色,演繹著爭貧、扮貧、炫貧、賴貧、鬧貧等“N”種戲劇,讓脫貧攻堅隊、第一書記、扶貧干部苦不堪言。從根源分析,既存在道德底線的缺失,也存在有失公平現象,又存在政策執行不到位情況。針對不同層面的貧困對象,既要激活自主發展思想動力,又要賦予自主發展前置條件。由此談談我的粗淺認識:一要從抓道德教育和普法教育為突破口,借力新民風建設,從根本上解決思想層面問題,重點解決好“棄老舍幼”未盡到贍養和撫養義務的問題,對這一現象通過法律手段妥善解決;二要加強政策宣傳和幫扶引導,精準研判村情戶情,制定“造血式”的幫扶措施,杜絕送錢送物和關系戶人情“輸血式”幫扶,完善“陽光獎勵”扶貧措施;三要把扶貧重點放在道路建設、飲水工程、通信保障、活動陣地等基礎性共享性普惠性項目上,不過多干預和制約農戶自主發展,完善和落實好自主發展增收脫貧獎勵鼓勵政策;四要用活項目引領自主發展內生動力,發揮好行業部門資源共享功能,精準及時落實項目,極大的改善自主發展的交通、水利、信息和陣地等助力條件,通過基礎條件的優化,達到自主發展目的,實現自主脫貧目標;五要合理布局包建部門力量和高標準優化“四支隊伍”,把村情與包建部門實情有機結合,優化包建資源,克服小部門包建深度貧困村力量薄弱現象,要注重幫扶責任實效監督,減少幫扶責任轉嫁追究,從而制約資源統籌優化。

在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決勝時期,貧困“魅力”的誘惑賦予我們的既是壓力也是動力。作為脫貧攻堅戰中的一名“戰士”,肩負著貧困人口脫貧的神圣職責,就要有“不忘初心,方得始終”的擔當,要有強大的“擼起袖子加油干的決心”,又要有“五新戰略”的勇氣和智慧,激發貧困“魅力”活力,傳播貧困“魅力”正能量,以巧干實干的人格魅力和擔當,為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譜寫新篇章。

[責任編輯:錢維杉]
澳洲幸运5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