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扶一春秋,情系一輩子

——一個老干部的扶貧情懷

作者:何祥光來源:縣政府辦 發布時間:2017年11月04日 瀏覽次數: 【收藏】 【打印文章】

得知我也擔負幫扶貧困戶脫貧的任務,父親經常叮囑:“你去做扶貧工作一定要撲下身子真幫扶、做實事”。談論起扶貧工作,父親總要提及一個人——閆處長,我問閆處長是誰,父親說是當時任省審計局工交處副處長,1987年來中廠扶貧幫困的省工作隊隊長閆玉峰。當初我并不以然,一個三十年前的扶貧干部值得你如此掛懷?再說一個三十年前的省城處級領導還記得你嗎?還記得曾經工作僅一年時間的窮鄉僻壤嗎?還記得這里的干部群眾嗎?一次偶遇,否定了我的全部疑問......

“現在我放心多了,還會來看你們的”

今年“五一”后的第一個周末,我回到中廠,下午四時許,一輛車在家門口停下,父親陪著一位身材魁梧的老者下了車,父親向我介紹老者:這就是我經常向你說起的閆處長。叔父和鄰居們聞訊而圍,“閆處長,你好”!“鄉親們好!”相互親切的問候聲此起彼伏,十來分鐘的寒暄后,閆老對父親說:“何鄉長(父親曾于1985-1987年間任原中廠鄉副鄉長),如果方便的話,我想請你一塊兒再到店子溝去看看”。父親關切地說:“你剛下長途汽車,還是先休息一會兒,明天我陪你去吧。”閆老答道:“不行,不行,我這次來白河的時間短,約好今天下午六點談事,明天我就要回西安,就現在這點時間,我一定要再到店子溝去看看”。父親只好答應,并要我一同前往。于是便有了了解閆老的機會。

陪二位老人前往店子溝觀訪,一上車,二位老人滔滔不絕地攀聊起來,閆老不停地詢問店子溝現在發展變化情況和當時一些村干部的居住、生活情況,當得知有幾名當年的村干部已故去,閆老遺憾的嘆息道:“可惜啊,我來晚了,再也見不到這些老朋友了”。我頓生感慨:老朋友,多親切的稱呼呀!

遵照老人們囑咐,車子一路緩緩而行。老人透過車窗一直觀望公路兩旁,閆老詢問,父親介紹著沿途的過去與現狀。當車行至迎新村時,見一位八旬老者端坐于路旁家門口,二位老人下車前往探望。父親問閆老:“還認識不”?閆老稍加思索后脫口而出:“迎新葉村長”,老者驚喜道:“閆處長,真是稀客呀!三十多年了,你還記得我,謝謝!謝謝!”數分鐘的相互問候后,在閆老“保重身體,我還會再來看你的”道別聲中車輛繼續前行,在馬安村村文書錢興安家,老人們同前來問候的村民們熱情問候,互訴離別之情,情真意切,甚是感人。時而乘車,時而步行走訪。不到10公里的路程費時近兩小時。得知當年的貧困戶有的脫了貧,未脫貧的基本環境也有了很大的改善,看到店子溝的交通條件,村委會的工作條件、村民們居住、生活、生產條件都與當時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時,閆老動情感慨:“哎呀,真是今非昔比呀!當年店子溝的條件是多么的惡劣,群眾是多么艱苦呀!看到現在的狀況,我也就放心多了”。寥寥樸素之語,道出了閆老幾十年來對幫扶群眾無盡的思念與牽掛。

眼看日落西山,并有要事相約,閆老不得不守約返回,在沿途村民的惜別聲中,閆老鄭重承諾:我還會再來看你們的。

短短兩小時的陪訪,我雖無機會搭上一言,但耳聞目睹閆老與沿途村民的真切言行,不僅對閆老“老朋友,我會再來看你們”的承諾深信不疑,也理解了父親為什么要我陪同此行的良苦用心。

“沒有官樣,真是黨的好干部,人民的勤務員”

陪訪老人時的耳聞目睹,感受頗深,不由萌生此文的念頭。通過向父親及當年部分鄉村干部和村民的探訪,并閱讀了1987年10月縣委辦的一份送閱件,當年閆老和他帶領的省扶貧工作隊開展工作的情景躍然于心。

1986年10月,受陜西省省委委派,時任陜西省審計局工交處副處長的閆玉峰帶領省審計局才走上工作崗位的龐海濤、毛鋒兩位年輕人組成的省扶貧工作隊來到陜南山區的白河縣中廠鄉(現屬中廠鎮同心、寬坪、迎新、馬安四村)開展為期一年的扶貧幫困工作,工作隊通過一年與扶貧地干部、群眾攜手并肩奮斗,使當地基本條件有了較大的改善,工作隊的同志與當地的干部群眾結下深厚情誼,工作隊特別是閆玉峰同志在當地干部群眾心中有口皆碑,樹立起了良好的公仆形象。查閱縣委辦當年印發的《送閱件》真實記錄了扶貧工作隊和閆玉峰同志的一件件感人事跡:

一年來,工作隊的同志和當地干部、群眾同吃、同住、同勞動,毫無異樣。大雪封山時的嚴冬,他們走村串戶訪貧問苦,體察民情;驕陽似火的酷暑,他們翻山越嶺調查研究制訂計劃。白天,在修地現場,在播種、收割田間到處留下他們汗流浹背的身影;夜晚,與村干部、村民促膝交談后隨遇而安。累了,在樹蔭下稍息片刻;餓了,吃一餐農家便飯。自行車是他們唯一的交通工具,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主要靠步行,一步步丈量拉近干部與群眾的距離。

在普通百姓心里,一個省城來的副處級干部也算得上一個“大官”了,但是他們卻沒有看到閆玉峰同志的“大官”影子,用閆玉峰自己的話來說:“我就是一個農民的兒子,一個普通的國家工作人員。”

1986年12月初,閆玉峰來中廠才一個多月,參加鄉政府在原棧房村召開的修地現場會后,恰遇大雪封山,道路泥濘,他被時任副縣長黎明同志推上了車,要他一起回鄉政府,閆玉峰同志硬是跳下了車,并動情地說:“我是來中廠工作的,車來車往的,群眾會怎么看我,鄉村干部怎么看我,再說我初來乍到,正好邊走邊了解一些情況,做一些調查,做做群眾的工作嘛!”就這樣,他走走問問,20多公里的泥濘道路,直到晚上九點多才泥人般地回到鄉政府機關。

當年的材料對閆玉峰同志還做了如下介紹:

在中廠扶貧工作期間,他走遍了34平方公里的溝溝岔岔,每條羊腸小道都留下他的足跡,撒下他的汗水。
1986年初冬,大規模的冬季修地熱火朝天,可地處后山的棧房村卻還是冷冷清清,無動于衷。初來乍到的閆玉峰同志第一次步入該村,和鄉村干部一起逐戶宣傳政策,兌現修地補助,消除群眾疑慮,使這個村很快掀起修地高潮,不久后鄉政府還在該村召開了修地現場會。經過一冬一春的奮戰,該村完成修地任務82畝,比上年實際修地增長一倍,是當年修地任務的近4倍,當年實現人均修地0.2畝。

軍屬陸宏民家缺勞力,他帶領工作隊的同志去了,在他帶動召喚下,全村幾十個黨員、群眾幫助老陸修地2.1畝。

“五保”戶陳組英生活有困難,他去了,組織召開村民座談會,落實了老人的“五保”政策,全組村民為老人送去了糧、油等物品,使老人基本生活得到保障。

特困戶周啞巴一家脫貧無門,他去了,和村干部一起為他制定增收計劃,扶持他養羊,使周啞巴一家邁出了增收的第一步。

白河職業中學的《計算機原理》和《會計原理》課苦于沒有專業教師無法開設,他派工作隊的龐海濤、毛峰兩位同志去了,使近百名中學生率先在白河初步掌握了計算機原理,1987年4月,該校40多名學生參加全省《會計原理》統考,人均70多分,合格率達80%,這些受益者現都逾不惑之年,談起為他們授課的龐老師、毛老師至今還念念不忘。

........

這樣的情景,被人們忽略多少?還被作者“剪輯”去多少呢?沒有詳細記載。難怪村民們至今還念叨著他們:“當官不像官,真是黨的好干部,人民的勤務員。”

1987年10月,在幫扶地干部、群眾的惜惜相別中工作隊“屆滿凱旋”了。他們帶走的是幫扶地人們的思念,留下的是對幫扶地群眾的牽掛。這種人民需要的工作隊被評為“省先進扶貧工作隊”,夠格!

人走后,把“路橋”修進了群眾的心坎上

當時中廠鄉自然條件極其惡劣,村民們生產生活也非常艱辛,全鄉三分之二的農戶因不通公路,出行靠腳板,運輸物品靠肩挑背馱;一條紅石河阻斷了店子溝近4000人的到鄉、進城的購物、辦事通道,稍遇漲水,再急的事只能望水興嘆,危急病人因隔水無法及時送醫院搶救而“死不瞑目”;店子溝上游兩千多村民還點著煤油燈,糧食、飼草加工肩挑背馱幾十里;幾所學校的學生都在東倒西歪的教學樓里就讀,安全得不到保障;全鄉僅有四臺電視機(其中鄉政府機關一臺,三戶臺胞各一臺),因接收不到信號而長期閑置......對此狀況,依靠當時的當地財力和群眾精力無法改變,國家也拿不出項目資金支持地方建設。

此情此景,閆玉峰同志看在眼里,急在心頭,怎么辦?他利用春節等節假日回省城探親的機會,找有關單位“化齋”,向有關領導“求情”,經過他近一年爭取,募集到扶持資金11萬元。11萬元的專項扶貧資金在現在可謂“雞毛蒜皮”,在當時可算地上一筆巨額資金了,就這11萬元資金,使中廠鄉建立了電視轉播塔,解決了人們看不到電視的問題;修繕了一所小學的危房校舍;使修建店子溝口公路大橋在縣計劃部門有了立項并列入1988年的計劃。

短暫的一年后他們離開了扶貧地,返回了省城西安,但閆玉峰同志并沒有放下對幫扶地的牽掛,還繼續為店子溝的農電延伸,鄉村道路改造而奔波游說。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到1987年底,店子溝6公里10千伏農電延伸工程硬是“擠進了”省電力部門的1988年工程計劃,20公里的鄉村道路改造有了眉目。此后的幾年里,閆玉峰經常保持與中廠人的聯系,經常書信、電話了解情況,當每項工程竣工后中廠人沒有忘記及時向閆處長“報喜”。當店子溝群眾用上電,糧食加工不再跑路,到鄉、進城辦事、購物一路坦途時,都念想著為他們牽掛操心的閆處長。
1998年閆玉峰同志出差到安康,硬是擠出一天時間專程到中廠鄉,進行離別十一年的首次“回訪”,由于時間緊不能下村看望,個人拿出1000元錢,委托中廠鄉政府為特困戶排憂解難。

2011年秋,已擔任省國有企業監事會主席(副廳級)的閆玉峰同志,在他年滿花甲即將退休之際,仍掛念著幫扶地的干部和村民們,專程驅車來白河,在原中廠鄉黨委書記黃書漢同志的陪同下重游了幫扶地,看望闊別十四年的故友和鄉親,筆者今年五月的陪訪便是十六年前閆玉峰同志探訪的真實情景再現。今年閆老的一句莊重“再來”承諾,一定會將閆老對幫扶地人民群眾的深情厚意延續......

以“真情實干”,致力脫貧攻堅

當年的閆老及工作隊短暫一年的時間并非有驚天動地之舉,但是人離心不離,口碑勝金杯。

按照全縣脫貧攻堅及政府辦工作安排,我雖然也經常到冷水鎮三院村,開展對接幫扶工作,宣傳涉農惠民政策,指導制定脫貧計劃,引導發展增收產業,解決了一些幫扶群眾生產生活問題,但是工作很大程度上還是蜻蜓點水、淺嘗輒止。與閆老一行所作所為,自感遙不可及。當前,全縣上下脫貧工作進入攻堅拔寨決戰階段,作為一名脫貧工作戰線上的一名新兵,當高擎閆老等老一代心系群眾、甘于奉獻的精神大旗,不斷強化根植群眾、為民服務的宗旨意識,以“真”“情”“實”“干”四字要訣做好當前脫貧攻堅工作。“真”就是按照習總書記要求,真扶貧、扶真貧、真脫貧。“情”就是帶著對待衣食父母的情感去對待貧困群眾、去開展幫扶工作;“實”就是摸清實情、制定切實可行的脫貧方案、引導幫扶群眾以實際行動增收致富,取得實打實的成效;“干”就是放下架子、撲下身子,真抓實干,同時引導貧困群眾,堅定信心、下定決心、不等不靠、不站不看、以干為先、以干克難、用勤勞雙手創造幸福美好的明天。

懷著對閆老的敬佩之情,拙書此篇,愿與擔負脫貧攻堅任務的戰友們共勉。

[責任編輯:郭佳林]
澳洲幸运5提前